当前位置: 首页>高教信息>院校动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发布“未来人才培养方案”
来源:《人民日报》   时间: 2014-04-28 15:17    

  大类招生+通识教育+自选专业+本科导师制+完全学分制

  编者按:未来的大学,应该如何培养人才?这个问题看似遥远,实则近在眼前。一面是科技对教育模式的改变:MOOC(慕课)的到来,颠覆着传统学习方式,大学的围墙渐被打破,“反转课程”或成为现实。一面是现有人才培养模式的滞后:学生掌握知识能力很强,创新思维与学习能力却显得不足,高校能培养出优秀的技术人员,却始终难以回答“钱学森之问”。

  不少高校也曾思考和探索,但改革一直限于局部,难成系统。日前,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召开2013年度教学工作大会,发布的未来人才培养方案令人耳目一新。不管是“大类招生+通识教育+自选专业+本科导师制+完全学分制”的改革“套餐”,还是“争取到2016年实现全校打破院系壁垒,实现按照文、理、工、管理等学科大类招生培养”,都让我们感受到大学教育突破的足音。

  学——文科院系试行大类招生和完全学分制,到2016年或完全打破院系壁垒

  不少学生进入大学校园后,却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所选专业。但“改换门庭”并不容易,多数学生仍不得不按照统一的步调完成学业。常有学生抱怨,大一、大二被老师布置的内容占满,自己感兴趣的研究方向却无暇涉猎。

  我们的大学何时才能真正实现从“被培养成什么样的人”变成“由自己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一年前,北航开始探索,尝试着赋予学生包括选择专业、选择课程和选择老师在内的自主权,以学生为本。

  从2012年新生开始,北航试点在全校文科院系中试行大类招生,不分院系、不分专业,进行通识教育培养。除了必修课,学生们可以在大量选修课中挑选自己感兴趣的内容,并随时寻求“本科导师”的帮助。到了大二,学生可自主选择专业方向。

  对于试点的文科大类学生,试行“完全学分制”。“以往的学期学分制,学生们步调一致、节奏一致,难以突出个体的特点和兴趣方向。”北航教务处处长冯文全说,“‘完全学分制’则让每一个学生的学习路径和轨迹都不相同,可以选择尽可能多的学科方向,等到本科毕业时,如评价通过,就可以同时获得几个专业方向的学位认定。这就使得个性化培养成为可能。”

  学生们还可以自主选择心仪老师的课程:同一门课,如果有不同的老师同时开设,学生可以自主选择;学生也可以选择国内外其他高校的课程学习,由学校进行学分认定。

  在北航校长怀进鹏院士看来,“通过自主学习,力求实现学生‘从掌握知识为主的被动学习’转变为‘掌握知识和学习方法并重的主动学习’。”

  “当然,到2016年能否实现完全意义的打破院系壁垒,实行文、理、工、管理等学科大类招生,现在还无法完全确定,这要依据试点学院的成效,也要看各学科人才培养方案的制定是否完善。”冯文全表示,一旦时机成熟,完全按照大类招生将可能真正实现。

  教——学生“用脚投票”选择老师,形成教授讲授与教辅团队协助的新机制

  目前高校的传统教学方式弊端明显:有的老师从头到尾讲PPT演示文稿,有的老师开课是被院系指派,“大牌教授”鲜有机会执教本科生。

  不过,按照北航的培养方案,老师必须“自我革命”,以适应学生的主动选择。如果选课学生太少,学校可以停掉老师的课程。老师开课也可以打破院系界限,物理学院的老师可以开数学学院的课程,材料学院的老师可以开机械学院的课程……只要课程精彩、学生认可,学校就支持。

  更大的挑战,来源于课堂,小班授课、讨论式教学对教学水平的要求将大大提升。“当前,给本科生上基础课的教授(含副教授)比例仅有10%;给本科生上专业基础课的教授(含副教授)比例仅有31%,这是不科学的。”北航副校长郑志明介绍,未来要让全校教师保证教学投入,同时形成两级教师团队,“一级是以教授、副教授为引领的一流教学团队,一级是面向青年教师、博士生、研究生建立竞争性上岗机制形成以青年教师为主的、稳定的教辅团队。”

  “提升学生的科研能力和水平,仅靠课堂讲授远远不够。未来,学校课程要形成教授讲授与教辅团队协助的机制。对于个别交叉、综合性的学科方向,还要实现多学科老师共开一门课。”冯文全说。

  让学生们“用脚投票”,能“迫使”学院院长、知名教授主动接触学生。“增强学生自主选择的权利和机会,对于老师来说影响是最大的。老师们得使出浑身解数,真正讲好课。未来,优秀教师被各校争聘,也会成为增强学生自主权之后的必然趋势。”冯文全说。

  课——学分数量被削减至120140个,课程少而精让“反转课堂”成为可能

  目前,一名本科生4年所要修的学分大约在160个到180个。未来在北航,将会被削减到120个到140个。在校方看来,课程少而精,能省出时间进行课下小组讨论、开展延展阅读和自主研究,让“反转课堂”成为可能。

  “当前大学课程体系有很多问题,比如课程总量、学时总量大,学生课下时间不足;部分课程间知识有重叠、有脱节,实践重视不够;必修课数量过多,挤压选课空间,方向划分相对严格,限制跨方向选课,选课自由度低。”北航计算机学院副院长高小鹏坦言。

  减少学分并不是简单的数量调整,而是通过顶层设计对教学体系重新规划。“要建立‘宽专结合’的课程模式,帮助学生建立某个方向的系统知识体系。”高小鹏认为,要实现这一点需要相应调整教师队伍,比如北航计算机学院就正在探索一门课程同时有包括理论教学组、实验教学组、助教团队在内的复合型教师团队。

  北航还在探索信息化教学模式,通过“本科教学信息管理与信息服务系统”,将每一位老师的教案和课件对学生开放、在线完成教师和学生的实时交流和互动反馈以及相互评价。

  “在农业社会,教学方式是私塾制,一对一教学。在工业社会,教学方式是批量化教学,有统一的培养方案和培养进度。到了信息化时代,教学模式要实现基于互联网的线上线下互动,让‘反转课堂’真正实现。”冯文全说。

  “人为什么受教育?什么是好的教育?怎样做好的教师?”在怀进鹏看来,未来的大学要通过模式的调整,真正培养学生的科学基础、实践能力和人文素养。

作者:赵婀娜 孙蕊



阅读次数:
版权所有©井冈山大学发展规划处    中国•江西•吉安     343009.0796-8119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