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高教信息>专家视点
 
刘献君:创新教育理念是建设高等教育强国首要的任务
来源:   时间: 2016-03-23 09:02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在前任会长周远清同志的领导下,高瞻远瞩,站在中国高等教育发展新的历史起点上,提出了“遵循科学发展,建设高等教育强国”重大课题。课题发布后,在全国高等教育界产生了广泛而积极的反响,众多的大学领导、学者参与课题研究。在课题研究的过程中,中国高等教育学会适时提出要求,制定管理办法,并组织交流、检查。这种精神、气魄、作风令我们感动。我们有幸承担重大项目中的“建设高等教育强国——教育理念创新”课题,深感责任重大。多年来,包括校长李培根院士在内的20多位教师、研究生兢兢业业、如履薄冰,查阅资料、实地调查、研究探讨、撰写论文,完成了研究任务。本文结合课题研究,谈谈教育理念创新之于高等教育强国建设的重要性,以及在高等教育强国建设中,如何进行高等教育理念创新。

一、建设高等教育强国需要创新教育理念

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对于我国来说,是一个新的任务,完成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必须要有前瞻性思考。前瞻性思考的过程,就是逐步探索和形成指导高等教育强国建设的过程。周远清同志曾说:教育观念改革是先导,教育体制改革是关键,教学内容与课程改革是核心。可见,教育理念的重要性。教育理念对于教育实践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教育理念具有先导作用。理念、思想、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实践是第一性的,实践在先,理论来自于实践。但理念、思想、理论一旦形成,不仅可以反作用于实践,而且成为孕育新理念、新思想、新理论的重要源泉。因为理论具有解释力,在实践中,理论对经验具有先行激发、共时建构、事后解释等作用。第二,教育理念具有导向作用。规划是人的本性的体现,在规划的过程中,人们预先设定的目的和既有的知识、观念基础发挥着重要的导向作用,影响着人的判断与选择。在论述思想、信念、观念对实践的作用时,韦伯提出了著名的铁路轨道上的扳道工理论。他把思想、信念、观念等无形的力量比拟为扳道工,扳道工可以使一列被利益驱动的火车驶向理想、信念所确定的方向。可见,对实践而言,理念具有导向作用。第三,教育理念具有激励作用。教育理念形成后,会唤醒人的自我意识。一方面有利于人们去认识有助于达成自身教育理念的信息、资源与机会,另一方面通过唤醒人的良知与潜能,提升人们对符合教育理念之教育实践行为的积极性。教育理念对教育实践的主体具有激励作用。

世界上高等教育强国的建设都离不开教育理念的创新。众所周知,没有洪堡等人所倡导的科学研究、学术自由与学术独立理念,就不会有19世纪德国大学的辉煌。美国高等教育的崛起,高等教育强国的建成,则与美国由来已久的实用主义传统和20世纪早期的实用主义思潮密切相关;没有康奈尔计划、威斯康新思想、社区教育理念,也就没有当今世界最强大的美国高等教育。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变迁的历史,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是从突破两个凡是的思想禁锢开始的。没有邓小平同志19779月关于《教育战线的拨乱反正问题》的谈话,没有1978年全国范围内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没有1979年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等人率先站出来呼吁给高等学校一点办学自主权,以及诸如此类的思想解放运动,很显然就没有今天高等教育的厚实基础,更不可能出现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之倡议。现在,我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面对市场化、国际化、信息化、城镇化、大众化的形势;面临许多新形势、新情况,如经济转型对劳动者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创新驱动需要高校提供技术支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对高等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带一路发展战略为高等教育拓展了发展空间,经济新常态倒逼高等教育深化改革,人民群众对优质高等教育的需求越来越强烈,等等。但是,现有的高等教育理念与国家理想、社会需求不相适应。一方面,高等教育理念变革滞后而未能充分发挥其作为促进国家进步的中坚力量的作用,高等教育在国家经济发展中的角色错位导致思想理性的缺失,高等教育理念漠视人的主题从长远意义出发不利于国家强盛。另一方面,高等教育理念转变往往是以社会主题和需求认知为前提的。但是,不同社会机构与个人均从各自出发点来理解和要求高等教育,在如此庞大的服务对象中,人们的价值观与需求有着多样性和不协调性,大学若要成功地取得合法性,取决于大学理念能否成功地使不同社会群体的价值观与需求取得共赢,或者说,大学理念要发挥引领和协调社会价值观的作用,社会结构越复杂多样,就越需要凝聚核心价值观与核心理念。

可见,现存高等教育理念与国家理想、社会需求之间的不适应,已成为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核心问题。建设高等教育强国,需要教育理念的创新。

二、高等教育理念的创新有一定规律可循

在本课题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发现,高等教育理念创新有其规律性。创新高等教育理念,应遵循其规律。在研究中国百年国家高等教育理念、百年中国大学理念、发达国家高等教育理念以及世界一流大学教育理念的基础上,我们发现,高等教育理念创新具有以下规律。

1.社会转型是高等教育理念变迁的直接动因。在常态社会,不同群体的价值观冲突较缓时,理念认同度相对较高。反之,转型期原有社会结构的稳定性开始打破,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冲突在教育领域中开始凸显,促使高等教育寻找新的理念与秩序。然而,教育的相对独立性、稳定性与保守性使其难以适应急剧的社会变迁,决定了高等教育理念只能对可变因素作局部性调整,但正是不可变因素的存在才使高等教育保持内在稳定性。只有当不同社会阶层之间,国家与大学层面之间的思想碰撞能在重大的、根本性的问题上趋于一致时,高等教育也才能有新的理念可循。

2.文化特色是创设高等教育理念的内生动力。文化是教育之根,世界高等教育强国无不培育和积淀着一种特有的传统文化,正是这种对传统文化亘古不变的保存精神才奠定了其教育强国的地位。历史证明,当大学理念封闭僵化,对外来文化持全面否定态度,完全依赖于政策指令时,其理念发展趋于向心性萎缩,从而失去弹性;当整个教育理念完全是外域转换而来的,对民族文化持全盘否定态度时,大学发展将失去根基,抵御不住外来文化的任何冲击;当教育抱着既植根于民族文化土壤,又全面开放的态度时,理念才可能获得较高弹性,最终促进大学健康发展。从变革起点看,文化与思想上的启蒙运动总是先于社会行为,文化变迁是教育理念创新的内生动力。

3.人的主体发展是教育理念变迁的根本主旨。从普遍的人性出发来确立理念形成的基础,在世界及人类发展的大视野中去思考教育问题,是世界高等教育强国的共性特征。大学理念的根本问题是人的发展问题,任何时期的大学,最终只能通过培养人才能生产知识、服务社会。否定大学理念的育人价值,就等同于否定了大学的社会价值,离开对人的培养,大学对社会也将无所作为。一方面,人构造了国家与大学,人既是国家意志的建构者,也是大学教育的主体。另一方面,在充分尊重人的主体价值满足的前提下,推动社会发展和个体发展相统一是大学存在的唯一理由。忽视培养人这一根本使命,就意味着将大学泛化为其他社会生产机构,否定了大学的教育性。

4.学术属性是构建高等教育理念的逻辑起点。高等教育作为独立的学术与文化组织,是知识生产和文化传播的机构,具有知识性与学术性。学术作为大学理念的逻辑起点是由大学与高深知识的普遍联系决定的。从大学发展史看,大学的知识功能主要经历了由传授知识、探究知识到应用知识的演变,相应地,大学组织从单纯性的育人机构向着发展学术、服务社会的机构转型。从学术属性与社会属性的关系看,学术逻辑应当高于社会需求逻辑,并形成一种导向,引领社会思想,保持大学与社会逻辑的主体性、目的性的契合。尊重大学学术逻辑,对科学研究与学术事务的决策管理享有自由,保障学术的独立自主性是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必须坚守的基本原则。

5.信念与制度是理念转化为行为的关键所在。理念本身是个哲学概念,这些理念为人们所认可后,如何将形式化的理念塑造为稳定性的制度,再从规范性的制度转化为实质性行为才是问题的关键。历史经验表明:无论制度上的决策多么英明,单凭政策文本仍难以产生真正的效力。

三、建设高等教育强国要求适时转变国家高等教育理念

国家高等教育理念体系主要包括高等教育基本理念”“发展理念”“育人理念”“管理理念服务理念等相互作用的五个主要方面。建设高等教育强国需要从整个体系上实现教育理念的转变:

1. 基本理念

以学术自由为大学的宗旨与根基。世界高等教育强国的形成无不得益于学术自由理念的确立。学术自由在中国应有不同于西方国家的特殊内涵:中国的学术自由应不仅是一种消极、被动地强调免于干涉的自由,更应是一种积极、主动地求知的自由”;中国的学术自由是以独立自主为前提的自由,是以内在精神为核心的自由,是有边界、底线的自由。大学在享有学术自由的同时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在法律、道德、理性的边界之内自由活动。

2. 发展理念

单向度发展协同式发展转变。倡导协同创新是高等教育强国发展的共同经验和客观趋势,我国未来经济社会发展和高等教育由大到强的转变,迫切要求创设一种协同式发展理念。该理念旨在改变原有相对单向、封闭的发展思维,向社会传达这样一种信息和价值导向:通过交流合作寻求共识,建立科学合理、均衡发展、包容合作、知识共享、开放共建的高等教育强国体系,突出高等教育公平、普惠、自由与理性的发展观。

3. 育人理念

外部驱动型理念向以自发内生型为主的理念转变。外部驱动型教育的主要目标是解决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社会适应性问题,解决公民的基本生存问题,表现出高等教育人才培养对社会环境的被动适应性,是基于实用主义与机会主义的教育理念。而自发内生型教育体现了高等教育对人与社会的独特贡献方式,人是社会历史的主体。这一理念的目标是保障教育主体的发展权,激发个体教育的内驱力,促进人性的自由全面发展,体现了个体价值创造与社会生存相统一的高等教育理念。中国高等教育育人理念应着重实现以下转变:由模式化教育为主向个性化教育为主转变,面对独特的生命个性,通过适合每个独特生命的手段,发掘个体生命的潜能,促进个体生命自由发展;以教师为中心以学生为中心转变;就业教育创新创业教育转变,培养学生创新精神、创业素质、创业技能的教育活动,培养学生如何适应社会生存、自主择业、自谋职业的方法和途径。

4. 管理理念

集权管理为主向共同治理为主转变。同教育强国相比,中国教育集权体制以政治性的经验决策为基础,以权威式的行政命令为主导的方式,已严重阻碍了高等教育自主发展空间。在集权分权的博弈中,高等教育与政府之间事实存在着相互增权的共赢关系,这将进一步推动高等教育管理向共同治理的转变。分权制衡理念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方面,相对于集权管理而言,大学独立自主空间不断扩大,政府从微观层面的行动者转向授权者(enabler),成为大学与市场改革的中间人与协调者。另一方面,高等教育与社会的关系由二元对立转向相互增权(mutual empowerment),向着强国-强教关系格局转变,并将最终形成双向的适度制衡关系,促使大学在与政府的良性互动中实现自治法治化。

5. 服务理念

适应社会引领社会转变。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是高等教育不可回避的功能与责任。世界高等教育强国建设并不仅仅是靠国家大力投资,更要凭自身科技创新能力和社会服务能力的不断提升。建立什么样的服务理念,转变何种服务社会的方式,关系高等教育强国建设之大局。现代社会中,高等教育的基础性地位更为突出,必须走出适应社会的思想局限,重建价值信念,将引领科技创新和社会前进的历史责任纳入到人才培养之中,融教育于社会,发挥对整个社会系统的辐射力。作为对国家与社会支持的回应,高等教育要充分发挥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重要作用,通过满足社会的理性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革命性力量。

四、大学应当形成与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相适应的核心理念

大学作为一个理念组织,是全面推动高等教育强国的创新与实践主体,国家层面的理念最终要落实到各级各类高校的办学理念与战略选择中。每个事物都有它的核心价值,大学也要在认识其核心价值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核心理念。从大学理念体系的层次性来看,主要包括核心理念和子理念(功能理念)。核心理念是大学理念体系的元理念,是奠基性的理念,直接决定大学其他理念的方向和选择。子理念是围绕核心理念,对影响大学发展的各要素、关系、问题的理性认识。核心理念承担造血功能,子理念则负责输血。核心理念应辐射到大学文化、制度、管理与实践的各个方面,植入到具体办学体制、组织形式、运行机制中,延伸到高校制度层和操作层,形成学校管理理念、学科发展理念、专业建设理念、人才培养理念、教师发展理念等相互促进的理念体系。

研究认为,大学核心理念有其特殊的运行逻辑。从构成要素来看,主要包括五个方面的内容:核心文化、核心价值、核心目标、大学使命与大学愿景。不同层次、类型的高等学校在建构核心理念时,应以这五个维度中的一个维度为主,兼顾其他维度,找准自己发展的原点、特点和生长点,探索建构自己的核心理念。当然,不同层次、类型的大学所承担的任务、服务功能的类型和范围不同,价值取向不同,其核心理念的侧重点也应有所差异。

大学在构建自己的核心理念时,需要把握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把握定位的内涵,包括学校类型、层次、学科专业、人才培养、办学特色、服务面向等方面,回答把学校办成什么样的问题;二是把握核心理念形成的依据,从自身办学基础、教育目标、价值选择、社会环境与发展需求、历史文化传统、办学优势与特色、实际运行状况与资源条件等因素出发,使核心理念既与办学定位相契合,又符合自身实际,彰显个性与特色;三是把握核心理念的发展性,社会的发展是多层次的,人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核心理念的建构要着眼学校和社会未来的需要的有机统一。可见,各类大学在核心理念的设计上绝不能脱离自身的办学传统与定位,应分类选择,各有侧重,充分发挥自身在高等教育系统中的独特价值。

教育理念创新是一个长期的实践过程。在建设高等教育强国过程中创新教育理念,创设有利于教育创新的环境,发挥大学在教育理念创新中的源头作用,并为教育理念创新提供制度支持和法制环境的保障。

阅读次数:
版权所有©井冈山大学发展规划处    中国•江西•吉安     343009.0796-8119596